网站首页 > 佛山新闻> 文章内容

保济滋大 媲美扁庐-佛山日报电子版

※发布时间:2018/4/15 19:58:44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李众胜堂祖铺位于禅城区祖庙大街,这里曾经是佛山最繁华的地方,佛山传统商号、酒行会馆、石湾公仔、手工剪纸都曾在这里设立店铺,俨然佛山本土文化大观园。

  6月下旬,记者来到这里寻觅当年的故事, 古朴静谧的祖庙大街,脚踩青石板,满目青砖房,让人恍如隔世,百余年前来往穿梭的客商身影,仿佛就在眼前。带着好奇,记者在岭南天地文物管理办公室文物监督管理员李伟进的带领下,走进了李众胜堂祖铺,在这里踏古寻幽。

  与祖庙大街大多数竹筒屋式的商铺建筑不同,李众胜堂祖铺显得要大气得多:12.63米宽、24.56米深的三进三层硬顶山墙房屋,在如今看来依然不失大家风范。门前的左边墙脚的基石上,书有“聚宝”二字;右边则是两块新石刻,提醒游人,这就是李众胜堂祖铺,它于1999年被列为“佛山市文物单位”。

  走进祖铺,但见旧时的药铺柜子,却不闻药味儿,带给人一种岁月的沧桑之感。如今,这里虽然修复一新,但并没有恢复旧业,只有一位阿姨负责,每天对外免费,供游人参观。偌大的铺房里,只有“媲美扁庐”牌匾和本铺的“李众胜堂”牌匾,在述说着店铺曾经的故事。不过,李伟进说,原悬挂铺门的招牌“李众胜堂”木匾、“媲美扁庐”木匾、“李耕寿堂”石刻匾额,都已经被佛山市博物馆所收藏,现在这里的牌匾,都是后来仿造的。

  摆放在玻璃橱柜的旧照片和书报,以及进门墙角的“佛山市棉织四厂委员会”、“佛山市工代会棉织四厂委员会”两块牌子,展示着李众胜堂的历史和传说。

  从药铺三进后面的木质楼梯上去,便可来到祖铺的二楼和三楼。二楼前部中空,后面是木结构房间。三楼则有一六边形采光井。据介绍,这主要是供通风采光和搬运家具之用。

  站在三楼顶上,李众胜堂三进式建筑赫然出现在眼前,旁边院子的四角,主人当年种下的四棵龙眼树,已有120多年,树干遒劲,果木繁盛。

  李众胜堂祖铺建造于何年?从现有的资料中,记者并没有找到准确的记载。不过,从李兆基1896年创制保济丸,到“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众胜堂主人李兆基捐资设立信文训蒙义学”(1923年冼宝干总纂的《佛山忠义乡志》卷五之教育中记载),期间不过10年时间,可以看出,祖铺正是在晚清民族实业经济时期创立的,因此,建筑风格与传统岭南建筑略有不同。

  这是一座三进三层硬山顶青砖木结构的建筑,坐北向南,原为下铺上居、东侧有客堂、后有制药总厂和花园的群体建筑。广东省装饰行业协会佛山秘书长、著名学者汤浩宁说,这座建筑在目前佛山还是很少有的:“我曾寻访过不少佛山老建筑,但像这样堂中有六边形采光井的,还没发现有其二,这是它最特别的地方,颇具研究价值。”

  与李众胜堂祖铺紧邻的建筑,是同时被列为佛山市级文物单位的“龙塘诗社”。这是两栋平面呈“L”形布局的建筑,分主楼和副楼。主楼坐南向北,是一座合璧的白色小洋楼,主体建筑为两层硬山顶青砖木结构,走廊柱间为拱圈设计,墙面有雕饰精美的灰塑图案;副楼则是一栋颇具现代简约风格的两层建筑,坐东向西。

  记者看到,副楼东北角有座门楼,与门楼相连的,是北面的景观墙,墙面上留有斑驳的彩画和刻文。如此一来,“龙塘诗社”建筑及庭院景观墙,与西面的李众胜堂祖铺相合,形成了一个有回廊建筑环抱的庭院,庭院的四角,正是那四棵龙眼树,树影婆娑,雅致。

  这样的建筑形式不免让生疑虑:“龙塘诗社”为何在李众胜堂祖铺院落里?它们之间有何渊源?带着这个疑问,记者采访了佛山市博物馆副研究员、非物质文化遗产部主任莲。在莲看来,李众胜堂旧址应该包括李众胜堂祖铺和“龙塘诗社”。

  莲从李众胜堂1927年编印的《诗赋精华合璧》中找到了答案。1919年,李众胜堂邀集“龙塘诗社”众人端阳雅聚。其中便有“李园橘井也留香,妙药争传众胜堂;百尺洋楼增广厦,四围工厂作回廊。”、“地仪丹凤形尤壮,石立苍鹰势欲扬;更有绿杨枝洒露,是慈航。”等诗句,因此,她认为,时期的李众胜堂不仅只有目前划定的祖铺范围,还应有百尺洋楼、回廊工厂、园林奇花、石立鹰扬等景。同时,在佛山市博物馆收藏的时期李众胜堂的有关资料中,莲还发现了两张“李众胜堂制药总场”的图,图中建筑,即为如今的“龙塘诗社”。据此,莲认为:“后误认李众胜堂制药总工场旧址为龙塘诗社,实则是主邀宾从的关系,诗社同仁应邀而来,所咏诗歌于其后由李众胜堂结集出版,作为购买李众胜堂药品的附赠礼物而广被传颂,这正是民间社址的来由。”

  一百多年来,李众胜堂已经物是人非。不过,堂主李兆基创制的保济丸,现在盛名全国,饮誉海外,是家喻户晓的中国传统名药。如今,在李众胜堂祖铺,还悬挂着两幅新的红色锦旗,述说着乡亲华侨“众心怀保济”的心情。

  究竟是怎样的情愫,让百余年后,人们依然对保济丸念念不忘?想必对于先人伟绩,其后人对其中故事自然更为清楚。于是,记者试图从李兆基后人口中了解。然而,由于李兆基后人在1938年佛山沦陷时已搬迁至,至今与家乡联系并不多,记者辗转访问佛山市博物馆、岭南天地文物管理办公室,以及佛山民俗专家余婉韶、东华里片区文物专家张成云、曾参与编写《佛山商业志》的伍迪安等人,也未能联系上其后人。

  李兆基原籍广东新会,清光绪年间,他和新婚妻子来佛山发展。初居佛山文明里,李兆基每天在祖庙大街卖凉茶。李兆基本性善良,对于患病的贫穷百姓,他通常是免费赠饮,也常给过此地的一位石湾丰宁寺免费喝茶,见李兆基有济世,便送给他一纸药方,李兆基根据药方煎制成能治百病的“茶”,后来,为了人们携带方便,李兆基又将“茶”制成“保济丸”。

  传说明显带有色彩。但保济丸却因疗效显著,价格便宜,携带方便,美名远扬,并有“北有六神丸,南有保济丸”的美称。而李兆基本人也是有名的文商。他注重以文载道,曾多次征集诗赋对联并编印成诗集,“凡购买药品三元即获赠送”。因此,他的生意越来越红火。不仅在祖庙大街购置了一间大屋,改建成前店后工场楼上居住的店铺,取名为“李众胜堂”,后来还在佛山商业中心区域豆豉巷大街(今升平)和广州太平门外桨栏街也开办了分铺。1917年,他又在上环文咸街63号设立分铺。李家自然也成为佛山中成药业富户。

  悬挂于祖铺的“媲美扁庐”牌匾,是民初时驻禅济军统领李嘉品敬赠的。据传,李嘉品驻禅部队多次感受李众胜堂药品的精妙之处,于是亲赠匾额。

  有了经济实力的李兆基,还关注儿童教育,出资办义学。光绪32年(1906年),李兆基在李众胜堂对面原苏扇行会馆旧址捐资兴办“信文训蒙义学”,免费提供本药店员工子女及周边家境贫寒的小孩读书。他不图虚名,在18年的办学过程,实实在在地使无数少年儿童受到了文化教育。

  李兆基去世后,其子李赐豪继续热心慈善事业。1932年,以父亲名义,捐资一万元建造佛山精武会馆,会馆的正门石额“纪念李兆基先生”的字样,至今犹存;1936年,李赐豪又与其他乡亲同仁一起,捐建了佛山仁寿寺的如意塔,至今仍存。

  对于李兆基及其后人的义举,汤浩宁表示这正是佛山所在:“正如这些年我们的慈善万人行通济一样,直到现在,这种一直被佛山人所传承发扬。”

  而对于李众胜堂祖铺,莲则认为,“历史应该还原其本来面目,李众胜堂作为佛山名牌中成药的原创地,可以整合佛山各品牌中成药文化史料,以多样的形式展示传统中成药生产流程及技艺,打造成佛山中成药展示博览区,彰显佛山的特色文化。”

  

相关阅读
  • 没有资料